董明珠:我从来都不犯错 和谐是斗争出来的

  格力电器并没有进入“明珠时代”它本来就在这个时代里

“我说自己从不犯错,有一层意思是我犯错的成本太高,不能犯错。”

“我说自己从不犯错,有一层意思是我犯错的成本太高,不能犯错。”

  文 | 本刊记者 昝慧昉 编辑 | 何伊凡 摄影 | 史小兵

  【《中国企业家》】闷热的天气让几滴雨水浇散了,柔和的阳光爬进明珠的办公室。她的桌子有点凌乱,堆满了各种资料和文件,书架上摆着十多张自己的照片。照片上的她,目视前方,嘴角含笑,面部棱角分明,总有几缕头发显得不服梳理。白墙上挂着一幅字“献身企业忘自我,棋行天下女豪杰”,赠字者是格力电器前董事长朱江洪。

  匆匆忙忙结束会议,董明珠进来了,米色薄罩衫下,一袭深蓝色长裙,她今天有几分疲惫,“还是每天忙的那些事呗。”她笑着说,“其实和过去一样,没太大变化。”

  即使风平浪静,关于董明珠的新闻也从未间断,不过,这一次她确实发生了变化。5月25日,炒麻叶,格力电器(000651.SZ)召开2011年度股东大会,朱江洪正式卸任格力电器董事长,原任公司副董事长兼总裁的董明珠接任,她获得了占出席会议所有股东所持表决权126.05%高票。半个月之前,朱江洪已离开格力集团董事长、总裁、党委书记的职位,董明珠成为格力集团新董事长。

  戏剧性一幕在股东大会出现,格力集团向格力电器推举了4位董事候选人,而刚刚由国资委空降至集团的党委书记、总裁周少强,在累计投票制表决中,仅获得了36.6%的同意票,未能通过股东大会审议,落选格力电器新一届董事会。

  截至2012年3月31日,珠海市国资委持有的格力电器流通股权为19.69%,为后者第一大股东。国资作为大股东,所委派的董事会董事人选由投资者否决情况并不多见。在格力集团“新旧交替”中,投资者更信任董明珠等经历了严酷市场考验的原核心经营团队,他们并不认为国资委设计的“董周配”,能够像“朱董配”一样默契。此“意外”引发了一轮讨论,专家将之解读为“资本意志”对“政府意志”的胜利,说明投资者在公司治理中话语权增强,甚至将之解读为中国上市公司治理的里程碑式事件。同在广东,数年前作为地方明星企业的健力宝与科龙,由于地方政府、资本、创始人之间的博弈,曾令公司几乎在一夜之间土崩瓦解,格力的平稳过渡似乎将成为另一种趋势的序幕。

  强悍如董明珠,也不会忽略这些讨论中隐含的敏感情绪。她强调“珠海市政府非常开明,从没向格力电器伸过手”,格力电器从没有向格力集团的财务公司存过一分钱,“因为它是大股东的财务公司”。“不要把我锁定在代表国有资产的对立面,实际我也是国资委派来的。周少强落选,并不代表国资失去话语权,毕竟还有三个代表嘛。”她也不认为离开了朱江洪的缓冲,自己会与国有大股东发生冲突。“我的风格还是照旧,国资委考虑的不是我态度好不好,是不是经常来请他们吃饭,而是看我经营得好不好。”

  外界推测格力电器从此进入了“董明珠时代”,董和她的同事们却不以为然,“董总本来就是一个主导者,不存在另一个时代的开始,格力身上一直有董总很深的烙印。”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望靖东说。

  由董明珠办公室阳台上望去,对面是两座小山丘,格力电器珠海工厂就在山脚下,它像一个白色的工业帝国。6月,正值空调销售旺季,办公室的文职人员都要到生产线上去帮忙。每条生产线一上午能生产2000-3000台空调,而一个工厂有7-8条生产线,在珠海有八个这样的分厂。在全球,除了珠海,格力还有重庆、合肥、郑州、武汉、石家庄、巴西、巴基斯坦8大生产基地,8万多名员工。

  时光调回22年前,董明珠辞掉了南京某研究所的工作,来到深圳一家化工厂打工,不久后又来到珠海。“我不是为了来捞金,就是觉得珠海太美,太原生态了”,她自述没有什么目的性。彼时的格力远没有今天壮观,还是一个叫“海利”的空调小厂,技术水平落后市场10年,空调年产量2万台,年收入2000万元,其中相当一部分是难以要回的债款。她主动要去做业务员。“如果有面试的话,我可能被刷下来。”她笑称自己不是一个善于沟通的人。

  董与惠普首任女CEO卡莉·菲奥莉娜(Carly S. Fiorina)同年,但她与命运的约会推迟了很多。董明珠开始学习销售时,菲奥莉娜已经从AT&T的电话服务明星销售员晋升为公司高管。在董明珠大学同学眼中,她是个文静、随和的姑娘,她至今仍认为自己是一个非常随和的人,“不会太挑剔别人对自己怎么样”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greeworld.com/news/5913.html